让新农人创造更多产业增值收益

2019-08-07 14:08:02
导读 :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9年1月21发布的数据,2018年中国的乡村常驻人口为5.64亿人,从绝对数量看,超过美国、日本和德国三国人口的总和。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9年1月21发布的数据,2018年中国的乡村常驻人口为5.64亿人,从绝对数量看,超过美国、日本和德国三国人口的总和。然而,从综合素质来看,乡村的常驻人口,主要是在飞速推进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过程中沉淀下来的非技能型人口,以老人、妇女和儿童为主。乡村的非技能型劳动力维持传统的小农生产是绰绰有余的,但如果要构建农货上行的通道,实现生产要素的重新配置,则需要“有技术、懂管理”的“新农人”回流农村,才能实现生产力水平的跃进和生产关系的深层次变革。

  “新农人”对于发展现代农业、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具有重要意义。近年来,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鼓励培养“新农人”和吸引人才返乡创业创新。例如,2018年4月,国务院扶贫办联合七部委发布了《关于培育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的指导意见》。同是4月,农业农村部提出,计划每年培育新型职业农民100万人次左右。

  然而,真正能够吸引“新农人”回流农村的内生动力,是农村能否提供具有足够大增值空间的产业。农村淘宝店已吸引了不少“新农人”返乡,而新电商拼多多所力推的“拼农货”平台也为“新农人”返乡、做大“农货上行”的产业蛋糕提供了巨大的舞台。

  根据拼多多发布的《2018拼多多“扶贫助农”年度报告》,从产地“最初一公里”出发直连销地“最后一公里”,截至2018年底,拼多多累计带动6.2万余名“新农人”返乡,在全国农产区建立分拣、包装、物流的分布式中心,负责电商运营、优化物流,直连地区建档立卡贫困户,平台及“新农人”直连的农业生产者超过700万人。

  该报告进一步指出,拥有返乡“新农人”越多的贫困县,区域店铺数量、冠军单品、产业升级等方面具备更明显的优势,进而可以帮助乡村常驻人口,包括老人、妇女等非技能型人口获得更多收入。比如,在湖南省宁乡县某“外婆菜”产品,自2018年4月于平台上线,实现单品销售超过500万元,原材料采购覆盖300余户农户。更令人欣喜的是,未来有加速发展的趋势。

  以“新农人”为代表的人才要素回流,预计在未来也将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新农人”在电商平台的支持和利润引导下回到本乡本土创业,并进一步拉动资本回乡,逐步实现乡村内优势生产要素的重组。

  第二阶段则是在“新农人”带领下,对乡村现有存量人力资本和分散的小农户经营重新整合的过程,5.64亿乡村常驻人口将成为推动农货上行,乡村生产要素重构的基础力量。

  第三阶段则是以优秀的“新农人”为核心,以电商平台整合的庞大消费群体为依托,向前集聚土地和非技能型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向后延伸产业链下游,形成中国特色的农产品供应链体系。

  笔者认为,“农货上行”将推动中国走出一条小农背景下的现代化之路,绝不仅仅是“农货上行”能实现农产品供应的短链化从而使得新供应链上的主体分享更大的收益,更重要的是短链化之后的增值收益将大幅增加。

  实际上,鉴于农产品的供给和需求均呈现刚性特征,未来农产品的增值空间主要来自于其被赋予的环境价值、品牌价值、体验价值或文化价值等其他附加值,并被加冠在各类概念体系里。

  农货上行不仅会推动分散经营的小农在现代物流体系的支撑下逐步实现品牌化,还有望实现线上游戏体验和线下电商消费的创新结合,创造出令农产品增值的新产业。现实中,新电商拼多多所推出的“多多果园”就是这方面的有益探索。

  2018年5月,拼多多上线“多多果园”。用户以社交、互动方式种植虚拟果树,虚拟果树成熟后将收到免费的真实水果。多多果园上线半个月,用户量就突破4000万,每天送出超100万斤水果。除平台直采外,“多多果园”还专门开设扶贫助农频道“多多助农”,定向帮助贫困村解决销路问题。例如:“多多助农”联合“新农人”商家,包销云南文山州丘北县黎家村80岁以上老人的雪莲果,丘北县雪莲果仅两天就销出30万斤;在陕西周至县军寨村,“多多助农”帮助当地包括留守老人在内的农户共计销出500万斤猕猴桃。虽然此类线上游戏推出的原始动机主要是发展用户增加流量,但是它本身却代表着未来消费趋势,如果规划合理有望实现三步走的战略目标。

  第一步是通过营销式的优惠活动,扩大流量、增大用户黏性,同时通过与用户的线上互动,了解用户的特征和偏好。在此基础上电商平台可以根据游戏互动中获取的数据来预测消费需求并指导生产者同步种植,实现预购的功能,并可以提前备货,降低物流损耗,确保新鲜度。

  第二步是增加线上体验的“代入感”,增加此类游戏体验与现实之间的融合度,推动现实服务与虚拟游戏的高度融合,是线下场景+线上场景的深度结合。通过直播领养等方式增加消费者对农产品的体验附加值和情感附加值,打造基于用户体验的独特供应链。

  第三步是在虚拟和现实中同步加入文化内涵、品质内涵和用户对于特定品类农产品的独特体验式情感,最终提高用户对特定品类农产品的支付意愿,在提升消费者效用的同时,提高生产者收益。

来源: 农民日报